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网站地图|繁体|

您所在的位置:蓉湖门户网站>军事>阅兵式文职人员方队里的重庆小伙

阅兵式文职人员方队里的重庆小伙

2019-11-02 17:15:414571匿名

来源:重庆日报网

安辰

李·程帅

程杰(照片受访者)

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中国东西方观察室总面积为96米。2019年10月1日,来自重庆的李程帅、程杰和安辰在1分06秒内“粉碎”了天安门广场128个坚实无比的台阶,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首次平民游行。结果,他们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被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。

任命:责任和义务的选择

128步,正常的步数。

对于来自重庆的李·程帅、程杰和安辰来说,这也许是他们漫长一生中最非凡的128步。

这是中国军事文职人员第一次出现在国庆阅兵中。

“酷!”10月15日,当从天安门广场阅兵场回到重庆,谈论那128步的感受时,三个人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喝了起来。

在秋风中,阅兵场上三张年轻、英气勃勃、略显黝黑的脸仍然充满了英气和兴奋。“酷”的吼声仍然伴随着吞山吞水的威严。

然而,时间可以追溯到半年多前,当三人收到阅兵训练的通知时,他们远不如现在强大。

“你在开玩笑吗?参加国庆阅兵当然很酷!但是我一天都没有直着走!”事实上,24岁的程洁刚刚从重庆大学体育专业毕业才9个月,在重庆警备区当了4个月的文职人员。那时,程杰只是个大男孩。

与程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31岁的李程帅。在13年的军旅生涯中,李程帅从一名排长到2018年成为江北区人民武装部的一名文职副营长。

“我是老兵,在任务上一定不怕死!但恐怕我不能羞于参加游行!”李程帅焦急地跑回家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赤手空拳照镜子,环顾四周。

身高180厘米,体重179公斤!李程帅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第一次感到缺乏自信。

与此同时,荣昌区人民武装部24岁的文职工作人员安辰收到通知后,也用出汗的手掌紧握着通知。

“虽然我在西藏服役了一年半,但我是一名文学战士!但是我不能傻到去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式,是吗?”安辰不断在心里问自己,然后否认或肯定自己。

……

半年多以后,当《重庆日报》的记者问这三个人他们收到这个沉重的通知时感觉如何时,他们都说不管当时他们有什么心情,他们最终都坚定地接受了这个沉重的任务。

“这是一种责任和义务。”三个人都同意了。

熔炼:在60℃时向前推进

在接受《重庆日报》记者采访时,程杰向记者展示了朝正确方向踢下去的感觉。

结果,程洁的第一步是粉碎它。大楼的混凝土地板明显摇晃,桌上矿泉水瓶子的波纹荡开了...

“害怕吗?哈哈哈,我还是个老兵。当我第一次来到训练场时,我比你更兴奋!”李程帅直笑着说,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数百人在训练场上散步。

“采取正确的步骤?不!不!不!我们都称之为“踢右脚!”程杰纠正道。

“什么呀?难道一路上的每一步都不需要全力落地吗?我说那叫砸对了一步!”李程帅再次纠正道。

这是迈出正确一步的最佳方式。训练的第一天,三个人进行了决斗。训练后,他们的脚都麻木了。

很快,三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伤,有膝盖渗出、足底筋膜炎等。所有这些都是由每天10多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带来的。

就这样,程杰也因为自我意识薄弱而每天晚上偷偷练习:“我忍不住。我无法忍受看到人们被淘汰的兴奋感。”

在日常训练中,教练拉起7条线:前帽檐线、后帽檐线、下巴线、胸部线、前摆臂线、后摆臂线、踢腿线。每个动作都有非常严格的对齐,不允许有半点误差。

在北京的夏季,无屏蔽和无屏蔽训练场地的地面温度可达60℃。如果你赤脚踩在水泥地上,你会烫伤脚。即使穿靴子也像在火上燃烧。

“这么说吧,我们的宿舍离训练场大约800米,我们在脸上涂防晒霜。当我们走向训练场时,防晒霜很快就被汗水洗掉了!”李程帅在短短几个月内瘦了39斤。

温度太高,老师不得不为每一排面条准备一个喷壶。每隔15分钟,助教会把水喷在每个人的脸上来降温,甚至在站立训练时也可以喷在他们的脚上。

"指导员说,这叫浇花祖国!"程杰开玩笑地回忆道。

“晚上睡觉时,你的腿和脚会抽筋,有人会在晚上醒来。”安辰张开嘴,人群再次露齿一笑。

锻造:阅兵教会了他们更深层次的责任。

在他们三个都努力坚持训练的同时,程杰接到了一个让他难过的电话。

“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听到妈妈的声音不对劲。她似乎哭了,问出了什么事。”七月初的电话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消息:“我爸爸被油箱爆炸烧伤了40%。”程杰的声音降低了。

程杰的父亲在温州因煤气罐爆炸遭受了40%的严重烧伤。医院曾通知他病情危急。母亲在家乡垫江照顾她还未成年的弟弟。

“我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哭,听不清楚。我真的是在用刀砍。”程杰挂了电话,强忍着泪水。然而,当我看到母亲转发的父亲烧伤的照片时,我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。

“我真的很想回去。我是长子,我妈妈必须照顾我弟弟。我父亲不能一个人呆在温州,没有人会照顾他!”程杰一案很快引起各方关注,广场小组的领导也联系温州医院积极救治程福。

"当每个人都比我更焦虑时,我平静下来,想了很多。"程杰坦率地说,当每个人都对家庭事务做出贡献时,他们必须回去。那是任性。

“想回去照顾我父亲,就认为我是成年人,该承担的责任我应该承担;但是放弃游行然后回去是最不负责任的!”家长们也坚定地表达了他们的反对意见。受亲戚们的委托,程洁终于咬紧牙关,再次踏上了训练场。

程杰说,那天我觉得自己真的经历了,成为了一个成熟的人,明白了更深层次的责任。

程福烧伤的第二天,程杰恍惚的左前臂被开水严重烫伤。医生要求他必须休息三周,不能训练。因为,只要在训练场上,汗水就会湿透每一寸皮肤。

然而,程杰坚持用绷带训练,一天都没有休息,直到他烫伤的前臂上的水泡一点一点地破裂,结痂,变黑,剥落,愈合。

即使程杰的父亲和儿子发生了一系列事故,李程帅的家庭也经历了重大变化。6月底,他的母亲被诊断患有宫颈癌,但照顾全局的父母从未告诉过李程帅,所以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。

10月4日,李程帅回到重庆。在公共汽车上,一位领导告诉了他母亲癌症的消息,这个消息非常重要。李程帅当时什么也没说,但回来发现一座废弃的山,高兴地哭了。

“我妈妈61岁了。13年来,因为我经常和牧师住在一起,所以我根本不能和妈妈住在一起。今年年初,我和妻子同意去接我的父母,举行一次家庭聚会,但是……”李程帅的声音渐渐陷入了沉默。

李程帅回来后才知道他母亲病得很重。他的父母坚持军队领导不应该告诉他,但早在7月份,他的家人就悄悄地安排李的母亲在北京住院。

换句话说,从七月开始,李程帅的母亲和儿子都在北京。然而,其中一个人不知道,因为他母亲的荣誉感。因为儿子的光荣使命,对方拒绝见面。

“我是独生子,照顾父母是我的家庭责任;我也是一名读者。通过检查是我的国家责任。我所能做的就是履行我的国家责任,然后履行我的家庭责任。”李程帅红着眼睛说道。